Yahoo 行動版

法國狼vs貓頭鷹

社會觀察

總統大選開票後的第一時間,各方都釋放行政院副院長陳冲將扶正組閣的消息。隨著馬總統接見,陳冲出任行政院長的可能性愈來愈大。
 
陳冲被譽為優雅的財金界才子,他在任職銀行界的公忙時期,曾於2007年出書《法國狼與貓頭鷹-陳冲的金融觀與世界觀》,對於台灣的媒體和政治圈有細膩的觀察。只是旁觀者清,寫書容易,一但踏入政治權力核心,往往當局者迷,牽絆壓力紛擾,不知道他是否仍能游刃有餘的如他在書裡所描繪的─在眾多貓頭鷹吱吱喳喳的意見中堅持己見,做個大局著眼、務實以對的法國狼。
 
執政者如何和媒體以及在野黨相處是一門大學問。吳敦義的口才沒話講,但他的庶民經濟喊得震天嘎響,沒有人稱許。吳內閣的評價應該是「無感」內閣,人民對於政府施政無感。陳冲曾經作為副閣揆不會不知道人民對於「無感」的不耐與厭煩。
 
現今台灣大選過後,仍處在百分之五十對五十的情緒中,陳冲有必要像他書中的法國寓言故事中那狼群的領導Grisdos一樣,謙虛的向貓頭鷹請益。甚至建議馬英九總統學習Grisdos進行必要的跨黨派溝通請益。至於貓頭鷹的意見可不可行,那是另一個層面的問題。
 
展望2012年到2013年整整兩個年頭沒有選舉的尖銳對立,主政者應該找對方法做點事,陳冲被賦予眾望的是因應歐債危機的財經內閣的「安定」想像,此外應該要有擴大參與的修補、在國民黨、民進黨、台聯黨和親民黨的多黨政治下,有兼容並蓄「協商」內閣的運作,擺脫過往凡事行政獨大的衝突,改以和立法院甚至社會大眾更細膩的溝通對話,減少對抗。
 
《法國狼與貓頭鷹》是書名也是陳冲的一篇文章,引用法國的寓言故事,故事講的是Grisdos領導的狼群四處征戰獵食,某日得知被深谷激流隔絕的彼岸,非常適合久居,但卻苦於不知如何跨越屏障,於是二度去請教森林智者貓頭鷹高見,一次獲知化為鳥,振翅飛越;一次獲知化為魚,泅泳渡河,即可克服天險。但事實上二個建議均非狼群所能辦到的,Grisdos不得已三度求見貓頭鷹,貓頭鷹卻面無表情的回應:「我只負責出主意,至於如何執行,那是你們的事。」
 
法國狼vs貓頭鷹的故事,其實是隱喻政府和媒體及在野黨的對話故事。如果陳冲將出任閣揆,此刻最好謙卑面對局勢,不要用書裡對於寓言的結論「貓頭鷹不切實際的變魚變鳥論,我們何須自陷它的隨興之言。」貓頭鷹雖然沒有解決法國狼的問題,並不表示貓頭鷹沒有善盡思考建言,僅能表示貓頭鷹的能力有其侷限,而貓頭鷹也正好反映出現實社會裡的媒體和在野黨的言責角色,至於法國狼的政府施政責任,的確不能天馬行空,但政府各項作為本應廣納雅言,不該也不能閉門造車。
 
陳冲一但接任閣揆就成為政治戲局中人,恐怕要重新面對法國狼vs貓頭鷹的關係,不能不認真面對「台灣不缺貓頭鷹,怕的是有些貓頭鷹有不切實際變魚、變鳥的言論,徒託空言口號,不免累死一群法國狼」的現實,以及必須強化行政團隊成為堅實有效能的團隊,才能達到「台灣更多的是法國狼,驍勇善戰,長於執行,如果能再多一些本身的思考與判斷,則可不必自陷於貓頭鷹的隨興之言。」的境界。
 
陳冲會講寓言故事,但能不能在權力場域中遂行智慧?就看他閣揆做多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