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威脅下台灣自救之道

民報
12月18日 週四 GMT-5上午2:50

今年3月間太陽花運動,對馬英九國民黨政權及包括民進黨在內的在野政團失望的許多青年學子高喊「自己的國家自己救」。這個自救的呼喚感動和提醒國人「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我們不可再坐視馬政權一意孤行、黑箱作業、圖利和縱容財團與北京在台的買辦壟斷兩岸經貿紅利和台灣經濟,扼殺庶民生機。

2010年以來,兩岸實行三通和簽訂20個經貿協定,台灣對中國已門戶大開,邁向兩岸經濟統合。又因馬政府外交休兵,逐年刪減國防預算,自廢武功,國人擔心來日中共政權或可不費吹灰之力,和平解放台灣。

在11月29日的九合一選舉,已覺醒的台灣選民以排山倒海之勢,否決了馬政府傾中與推動台–中經濟統合的政策 – 凡是被認為與財團掛勾或北京代理人的現任國民黨市長和候選人都被拉下馬。

過去幾年,中共領導層,尤其是軍方激進勢力,檢討和質疑鄧小平「韜光養晦」策略;他們認為美國已顯衰落和敗象,中國超越和打敗美國成為世界的「冠軍國」指日可待。為了應付美國對台灣的協防,解放軍做了「反介入」(anti-access) 和「區域拒止」(area-denial) 的部署,擬用東方-21D (所謂航母殺手) 及其他精準打擊遠程飛彈以嚇阻、延緩和打敗美軍的可能干預行動。

但中共戰略家深諳孫子「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戰爭藝術,對台進行統戰,透過台商取得和控制媒體,在政界和企業界招降納叛,收編買辦和代理人,加強對台灣政界和經濟的控制。

「上兵伐謀」,北京對台的「三戰」(法律戰、媒體戰、心理戰),對台灣朝野及國際社會強勢主張所謂的「一個中國原則」片面認定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習近平接管對台政策後,亟思有所突破,再三逼馬英九開啓政治對話、政治談判,和簽訂和平協議。九月下旬,習迫不及待,對台灣統派團體拋出「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是北京解決台灣問題的基本方針。

馬總統在選前已對國際媒體表示「不必特別加速或討論台灣人民還沒有準備好的話題」,因為欲速則不達、揠苗助長。對習的逼統,馬清楚表示在他總統任內,仍將堅持「不統、不獨和不武」。值得鄭重指出的,馬政府所主張的九二共識和「三不」政策並不能保證台灣的安全與台海和平。

台灣朝野必須防範習近平「依法治國」,根據北京2005年的反國家分裂法對台進行武力威脅。除了台灣推動法理台獨,如果台灣無限期拖延統一,「和平統一可能性完全喪失」,也構成中共使用武力,採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的要件。國人必須有未雨綢繆以因應各種變局。

為因應中共政權併吞台灣的陰謀,台灣的一群民間公民團體、智庫、學者,和仁人志士倡議新的國家策略和推動台灣的和平中立。10月間,由前副總統呂秀蓮領導,成立了「台灣和平中立大同盟」,並籌組「和平大使團」預定招募1萬名台灣和國外的和平大使以推動此一運動,積極爭取國內和國際社會的支持。

迄今已有500多位來自民間團體、企業界,和關心國事的海內外人民用行動表達支持,加入「和平大使團」,包括數十位美國、中南美洲、亞洲,和非洲的台商。我們以為,凡有助於強化、鞏固、確保台灣主權的任何主張,都應正面看待。

台灣成為和平中立國之道,必須經由公民投票,凝聚絕大多數台灣人民的國民意志。舉行公民投票前,台灣社會各界應舉行廣泛和深入的正反辯論 (如同今年9月間蘇格蘭獨立公投在英國的辯論),以引起國際社會的注意和帶動世界民主國家對台灣未來的關心。一旦公投通過,政府必須宣布台灣人民的選擇,爭取國際社會及聯合國支持;立法院也必須立法,並將台灣的和平中立入憲,成為台灣的基本國策。

因為北京圖謀與國民黨政府「政治協商」或動武以達成終極統一,台灣推動和平中立是「預防性防衛」措施 (a preventive defense measure)。如果台灣被中國併吞,中國即可利用台灣為其擴張到西太平洋的基地,對美、日和其他亞太國家構成新安全威脅。主張台灣中立人士需適時提供有力論述和說明,尋求美、日和亞太國家的支持。台灣將採取武裝中立 (armed neutrality) 的政策,如瑞士和瑞典,建立強大國防和嚇阻力量,以保障台灣的安全和中立。

美國對台軍售和安全協助,強化台灣自衛能力以嚇阻中國侵佔台灣是美國在亞洲的「核心利益」。美國因本身利益制定了「台灣關係法」,美台利益是共同和重疊的。2005年2月,中國「人代會」通過「反分裂國家法」前夕,美日外長和防長舉行「2+2」會議,重申兩同盟國維護台灣海峽和平與安全的共同利益。台灣歡迎美日安保宣示,是「被動的受益者」。

簡言之,和平中立的台灣是亞太區域和平和安定的正面力量,有助於維護台灣海峽及巴士海峽得航行自由和安全,應為美日及亞太國家所歡迎。在美日安保和防禦架構下,台灣被定位為「周邊有事」的範圍,甚至是美國亞太同盟的「隱形成員」。

可以預期的,一心欲併吞台灣的中共政權一定強烈反對。由於北京的壓力,小布希政府曾反對陳水扁政府「入聯公投」及其他可能「改變現狀」措施。未來美國政府是否仍會反對台灣的中立公投?如果台灣宣佈中立,是否影響美國「台灣關係法」的存在與運作?排除台美安全合作,中立的台灣是否有足夠力量抗拒中共的軍事威脅?這些問題影響國人是否支持宣布中立化,支持者必須提出有說服力的答案和論述。

前往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