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性騷擾(下)】35分鐘13次 澳洲女作家揭印尼男性醜態

鏡週刊|鏡週刊

2014年,澳洲籍年輕女作家Kate Walton因為受不了每天在雅加達街上紛至沓來的性騷擾,決定做一項實驗。她穿上寬鬆的T恤和半短裙,出門從家中走到購物中心,要看看在這短短的35分鐘路程中,會受到幾次來自路人的性騷擾。

在路上Walton一邊走,一邊上網用文字轉播整個過程。以下是她的遭遇:

3分鐘:20出頭男子向我要電話,完全沒有自我介紹。 4分30秒:又一名男子向我要電話。我問:做什麼?他說:喔,就留著備用。 10分鐘:50歲男子對我搖頭,似乎在發出驚嘆,然後當著他妻子面叫我美女。在他妻子面前! 13分鐘:一名商場保全人員對我吹口哨。

半小時的路程,Walton被10幾名路人騷擾13次之多,雖然多半是要電話之類拙劣的調情步數,但Walton卻感覺身心俱疲。她說,性騷擾的動機或許不至於邪惡,但其頻率之高──只要一出門就會不斷遭受騷擾,不管是去買菜、購物、上班、辦公場所、餐廳裡、或是大街上──卻令印尼女性無時不刻都處於高度戒備狀態:

「妳的身體緊繃、妳強迫自己盯著地上走路,因為妳不想跟任何人四目相接,發現對方正盯著妳的胸部或大腿。妳避免與人交談,在街角買午餐時還要故意拿出手機,假裝忙著上網,這一切都令人覺得好累、好累。」

Walton的實驗在網路上引來熱烈回響。印尼網友無論男女,都對她的遭遇非常有感;有男性網友跳出來代表雅加達男性對Walton表達誠摯歉意,女網友則是一面倒地同聲附和,以自身遭遇來證明Walton碰到的性騷擾絕非個案,而是隨時隨地,無時不刻都在印尼街頭每個角落上演。

 

沙文思想難除

鑽研法律的Patty Regina認為性騷擾在印尼是個禁忌話題,無論是加害者或受害者,都因為社會、宗教,和禮教束縛,很有默契地迴避討論,視若無睹,致使問題毫無解決的希望。

「這種受害者心態也是長期漠視輕忽的結果。我們選擇忽略這些騷擾,而非挺身對抗。從我們還是小女孩的時候,就被灌輸女性的身體是個聖潔殿堂,一但遭玷汙,就是一種恥辱,這也是為什麼那些遭性侵的兒童往往都不敢告訴父母,或是出面報警,」Regina在對媒體的投書中寫道。

傳統上,印尼屬於父權社會,男性在家庭中和社會上都把持著絕對權威。印尼性暴力受害者扶助機構的創辦人Wulan Danoekoesoemo認為,印尼人的父權心態從青少年也是性騷慣犯,經常在街上可見乳臭未乾的小男生對著成熟女性語出輕佻,就可見其脈絡。

「他們發現同儕對女生鬼叫、說輕薄的話,卻沒有受到懲罰,」Danoekoesoemo分析:「這種事太常見了,青少年以為這就是男子氣概,代表他對女生很有一套,實際上當然相反。」

資料來源:Coconuts Jakarta, The Jakarta Post, New York Times

 


更多鏡週刊報導
【街頭性騷擾(上)】吹口哨、襲胸 印尼街頭性騷成日常風景
【性醜聞效應】沙豬請回!美企業加強背景審查 確保主管不「亂來」
「電車痴漢」橫行 看似安全的日本社會充斥性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