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牛樟芝推廣陷困境 業者請命

宋秉忠╱專題報導
中時電子報

中國時報【宋秉忠╱專題報導】

中華榖類食品工業技術研究所的估計,2014年台灣牛樟芝產業的產值約為18億台幣,據韓國農村經濟研究院的資料,2013年韓國高麗參產值為175億台幣。大陸「國家級長白山人參市場」估算,2014年全球人參產業總產值超過6812億台幣。

韓國人不但會種人參,更會賣人參,看在珍菌堂董事長劉威甫眼裡,只有「扼腕」兩個字可以形容他的心情。劉威甫在大陸經營台灣牛樟芝產業有成,2017年初決定回台投資;他認為,牛樟芝是台灣特有產品,具有保健的功能,相形之下,人參已有千年發展歷史,而牛樟芝只有30年的發展時間,所以「北人參、南樟芝」絕對可以期待。

台灣特有 潛力強

但是這30年來,牛樟芝產業卻在夢想與哀愁之間起起伏伏。神農真菌生技董事長葉宗銘親身感受到這個夢幻產業的冷暖。20多年前在東海化工系念書時,葉宗銘喜歡爬山,認識許多原住民朋友,這些朋友中毒、酒醉、受傷時,都拿一種顏色鮮紅的「苔蘚狀」植物來煮水喝。剛開始,葉宗銘不敢喝,但試了幾次,發現很能解酒、消除疲勞。

直到有一次在大雪山遇到日本山友,他們拿照片問葉宗銘有沒有看過這種東西?葉銘宗才知道,牛樟芝的神奇已經傳到日本;後來,他拿了幾斤原住民送的牛樟芝賣給日本人,對方一下就付2萬台幣,幾乎就等於他的註冊費。

畢業後,葉宗銘靠著化工的專長開始摸索人工培養牛樟芝,但過程並不順利,10多年裡,他把家裡的一棟房子賣了,家裡人不諒解。49歲了,小孩才1歲。

林杰樑一席話重創

好不容易,牛樟芝事業進入軌道,但卻遭遇「林杰樑浩劫」。2013年5月,林口長庚毒物科主任林杰樑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牛樟芝有毒性,在臨床上,曾經有尿毒症的病人一吃牛樟芝,尿毒就急劇上升,大家吃了也是白吃。」

此話一出,葉宗銘一筆5000萬台幣的訂單被退,幾千萬投資設廠的費用打水漂兒。受到重創的不只葉宗銘一人,而是整個牛樟芝產業。

政府推動牛樟芝產業正規化的腳步也放慢,原來2014年經濟部曾經開會,準備推出牛樟芝的國家標準,現在沒有下文;甚至2015年,大陸食藥監授權福建擬定金線蓮、牛樟芝、一條根的產業標準,也一樣沒下文,台灣產品輸陸受阻。

食藥署在2016年7月11日針對牛樟芝實施食品類產品「世界第一嚴」的毒物檢驗標準,要求公開販售的牛樟芝產品必須事先經過「90天餵食毒性試驗」。利得生技董事長林進忠指出,一項產品試驗通常要花費200萬台幣,而且製程改變,就要重做試驗。

食藥署嚴格檢驗毒性

此外,牛樟芝業者間的利益衝突也阻礙產業發展。像牛樟芝原料有三類來源「液態發酵菌絲體」、「固態培養菌絲體」、「牛樟段木栽培子實體」,培育時間7天至2年、原料價格每公斤2000元至80萬元,功效也不同,有一些業者想魚目混珠,當然不願政府推出對其不利的國家標準。

為了改變牛樟芝產業的「內憂外患」,桃園市牛樟菇菌商業同業公會以及社團法人台灣牛樟芝產業協會,決定聯手透過立委向政府請願,提出「五大建言」,從制定產品標準、規範牛樟段木取得,到聯合行銷,為業者找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