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 行動版

2,393人追蹤

名家論壇》唐湘龍:「大貓」都跑了,還談什麼公平正義?

文/唐湘龍

「大樹」是王建民。「大貓」叫羅福助。「大樹」不重要,「大貓」就很可怕。大貓就是老虎。老虎不在獸欄裡,管理當然有很大問題。但從來沒有人為猛虎出柙負責,老虎就會繼續一隻一隻跑掉。

講什麼司法人權?講什麼公平正義?這種「沒本事的去坐牢,有本事的全跑掉」的社會,講什麼公平正義?重大經濟罪犯不斷用「落跑成功」嘲弄司法,這個國家還會有公平正義?不期待李登輝,這些「重大經濟罪犯」十九都是他當年「黑金帝國」的政商股肱。不苛求陳水扁,他自己就是個貪污犯。自己就是黑金的一部份。

但我要問馬英九:你幹過法務部長,當年「反黑金」受挫,丟下「不知為何而戰,為誰而戰」的名言,掛冠求去。但今天呢?「層峰」不再是「黑金庇護所」,因為你就是「層峰」。但是,三年前,何智輝在調查局腳下跑了;現在,羅福助再跑一次給你看。這就算不是庇護,也算縱放吧?

這樣的馬英九政府,講什麼公平正義?

羅福助的故事太多。他為什麼叫「大貓」?可怕在哪裡?不多說。各位可以自己去搜尋。他擔任過立法委員。這次的「二合一」選舉,他還選。落選。現在,判決定讞,四年。就算當選,資格也會取消,這應該都在「大貓」預期之中,但「大貓」還是硬著頭皮選,為什麼?

我相信:根據「大貓」過往的從政經驗,政治身份仍然是最佳保護傘。雖然,這種「當選過關,落選被關」的邏輯,從顏清標身上看得出來,不管用了。但是,「大貓」沒路了,還是打著藍旗反藍旗,死馬當活馬醫,賭上一賭。沒賭贏。「重大經濟罪犯」從沒有願賭服輸這檔事兒,賭輸就跑,跑了就贏。照樣富貴人生。

「大貓」跑了,被通緝,1000萬保釋金沒收。4年,1000萬,對一般人來講,這是頂到天的錢。但對經濟犯罪來講,這是落跑的「基本消費額」。安排偷渡,鐵定要花更多。海外求生,鐵定要花更多多多。你可以運用有限想像力,想像「大貓」的財力。這種財力,在台灣外逃的經濟罪犯裡,小case。

坦白講,不管是我認識的,我聽說的,除了被關到死,早期的蔡辰洲,晚近的黃任中,經濟罪犯沒有一個日子過得不好的。關了就不好,跑了就很好。這是經濟罪犯對自己「罪犯人生」的基本認識。問題是:為什麼會這樣?

罵王又曾、王玉雲、曾正仁、劉松藩、陳由豪、伍澤元…何智輝、羅福助,沒意思。怪這些混蛋沒有意思。罪犯想跑,天經地義,不然「縱囚論」就沒什麼懸疑推理,上下交相賊的空間。我連羅明才都不想問。問了也白問。但我一定要問馬英九,馬英九應該回答老百姓心中的「兩個超級大問號」:一、為什麼想跑、能跑的,都跑得掉?二、為什麼跑掉的,沒有一個抓得回來?

一個社會要穩固,不只財富分配要合理,貧富之別,起碼自己要負一半責任。但我過去總說四件事:一、租稅;二、法律;三、徵兵;四、聯考。這四件事,要公平。因為這是每個人都可能遇到的事。每個人都會「有感」。這四件事如果讓大家感覺「很不公平」,這個社會的價值就會混亂。

現在,兵役、考試制度複雜了,比較難用「大家都一樣」的認知去談公平。但稅和法,永遠都一樣。這個社會如果讓人覺得乖乖繳稅、守法的是笨蛋,潛在的怨念就會非常強大,反社會的怒火一觸即發。

請問馬英九總統:這是個公平正義的社會嗎?在稅、法、兵、考這四件事情上,台灣變得更公平、更正義嗎?這或許不是一蹴可幾,但是,在您治下,何智輝照跑不誤,羅福助照跑不誤,這真令人羞恥,真令人憤怒。何況,這些有頭有臉的要犯,哪一個不是跟國民黨一路攪和上來的?國民黨當然有比任何政黨更大的責任,讓這些人老實面對台灣司法的制裁。但是,一個都沒有。有一個都好。一個都沒有。一個都沒有!!!

我們習慣把暴力犯當成治安宣傳的重點。但是,再厲害的暴力犯罪,都有伏法的可能。張錫銘沒有潛逃,被逮了。2010年底,潛逃的十大槍擊要犯之首,叫陳永志的,也在大陸被逮,遣送回台。暴力犯難跑好抓,經濟犯好跑難抓,是辦案心態問題,還是錢的問題?有錢能使鬼推磨。

眼睜睜看著不管是槍擊、毒品、詐騙,兩岸聯手,都有破,能破,但是,經濟罪犯一個都沒有。兩岸在犯罪偵防上,合作多年,我們的警政、檢察首長,甚至都登陸交流過。前兩年,甚至傳出兩岸要派警政、司法人員相互駐點。但是,為什麼許多重大經濟罪犯就是能「逍遙(台灣)法外」、「悠遊(大陸)法中」?是「此岸」的問題?還是「彼岸」的問題?每個小老百姓心中的問號,一定跟我一樣多。

法律,要保護好人,也要處罰壞人。這是一體兩面,我們每個人的司法教育不都這麼淺白?這些重大經濟罪犯,在李扁時代搞爛了台灣,帶著多少政商勾結的醜陋內幕外逃,是這些秘密,成了他們永不被逮的保証書嗎?

看著遙逍法外的何智輝、羅福助,我對台灣的未來期待,剎時黯淡。

(本文作者唐湘龍,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家,NOWnews《今日新聞網》名家專欄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