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 行動版

1,084人追蹤

【Yahoo論壇/毛奇】實驗教育是台灣高教的當務之急嗎?

政事觀察站
毛奇
教育部12月首度公告大學註冊率(圖片來源:中央社)
教育部12月首度公告大學註冊率(圖片來源:中央社)

教育政策向來受輿論重視,並占據一定媒體版面,或是因為過去一年出現太多其他重大爭議政策,連帶降低了教育議題的能見度,對抱持沒有新聞就是好消息的教育部主事者來說,大眾相對忽略教育政策時,教育部自然也樂得輕鬆,免去了為政策辯護的壓力。

在這種氛圍下,如果教育部能堅守教育專業,或許還有機會維護教育品質,但如果教育部官員一味迎合民粹,台灣的教育品質也只能更加沉淪。

2017年結束前,就有二則與高等教育有關的新聞,值得我們多加留意。

首先,教育部公布了105學年度各大專校院全校新生註冊率,在少子女化衝擊下,全台共有19所全校新生註冊率低於6成的學校,有198個系所招生掛零,其中大多位於東部、與南部,招生情況最為慘澹的,全校新生註冊率低竟然只有29.87%。

此外,原本招生不成問題的公立學校,也有18校註冊率不滿9成,其中,被歸類為頂尖大學的陽明大學註冊率僅85.16%、中山大學89.32%,台大、清大註冊率也僅94%,

更嚴重的警訊是,博士班竟乏人問津,全台有53個博士班招生掛蛋,台灣大學有四科系博士班招不到人,成大、政大的博士班註冊率低於七成,麻煩的是,這才只是開始,一般預估,未來十年台灣將有數十所大專校院面臨退場壓力,路人皆知台灣高教已經深陷泥淖。

然而,就在高教風暴全面襲來之際,在教育部同意之下,立法院也在去年底三讀修正通過《實驗教育三法》,正式將實驗教育延伸至高等教育,未來「實驗大學」可設大學部與碩士班,學生總人數上限500人,預計最快108學年度就有機會開始招生。

顧名思義,「實驗教育」目的在鼓勵教育創新與實驗,這是一種從國家教育權回歸國民學習權的教育理念,誠然,自2014年立法院制定「實驗教育三法」後,選擇參加不同型態實驗教育的學生持續增加,然而,從中也看到一些亂象,除了一窩蜂的心態,還有地方政府假實驗教育之名,讓面臨裁併校壓力的小校順勢公辦民營,用以推卸政府應盡的責任,也有不少實驗學校收費昂貴,根本不是一般受薪家庭可以負擔,應該向全民開放的實驗教育,實際上卻成為特定菁英階級專屬的教育。

儘管出現一些亂象,就教育多元化、學生學習主體、家長選擇權的面向,實驗教育還是有值得肯定之處,然而,也必須思考,體制教育當真一無是處嗎?實驗教育應不應該有一個合理的占比?或是任令各種掛羊頭賣狗肉的實驗教育大肆招生?

尤其必須接受更多檢驗的,正是實驗教育當真有必要延伸到高等教育?教育部長潘文忠在立法院附和立委,稱將實驗學校向上延伸至大學,「確實有其必要性」,也認同實驗教育的學生在升學發展上應該要有較完整的銜接體系。但我們的疑問是,實驗教育是目前台灣高教的當務之急嗎?教育部不是言必稱大學自治嗎?難道目前的大學教育做不到實驗教育標榜的精神?難怪有人質疑,難不成還要成立實驗企業來招收實驗教育的畢業生?

台灣今天的高教苦果,不正是20年來高教擴充政策與少子女化對撞的必然結果?今天被教育部視為是重要政策的實驗大學構想,會不會成為台灣教育的另一個災難?也只能交給時間檢驗,只是一旦實驗失敗,究竟是那位部長、那幾個立委要出來說聲道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