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 行動版

5,611人追蹤

《水底情深》:也許外在最不起眼的,擁有最美麗的心

第90屆奧斯卡:4項大獎大贏家

文 / 魯皓平

第90屆奧斯卡金像獎於最大獎最佳影片由《水底情深》拿下,本片還獲得獲導演、配樂、美術設計共4獎榮獲本屆大贏家!

導演吉勒摩戴托羅(Guillermo del Toro)在領獎時興奮的表示:「我來自墨西哥,從小就看了很多美國電影。我先前和史蒂芬史匹柏見了面,他鼓勵我有機會上台領獎,還對我說我將成為歷史的一部分,要以自己為榮。」

在冷戰高峰期的祕密政府實驗室裡,爆發出炫麗奪目、大膽濃烈的奇幻饗宴。大師級導演吉勒摩戴托羅(Guillermo del Toro)透過《水底情深》施展天馬行空的魔咒,將經典怪獸電影傳統的感傷和刺激,與疑雲密布的黑色電影結合,然後在一個與眾不同的濃烈愛情故事中翻騰激蕩,探索我們都好奇的幻想、我們無法控制的神秘,以及我們必須面對的獸性。

本片由莎莉霍金斯(Sally Hawkins)主演,故事設定她為喑啞人士,在單純只能用演技綻放、眼神穿透、肢體詮釋的角色個性中,她的表現十分震撼。

導演以水底深處作為故事開端,整部電影自此令人摒息靜氣,讓觀眾陷入充滿我們熟知的所有1960年代特質──權力、憤怒、忍無可忍,也有孤獨、決心,和令人怦然心跳的接觸──還有我們並不熟悉的非凡生物。一個美國政府無法言喻的生物「資產」,一名啞巴清潔女工、她充滿愛心的同事好友、一名蘇聯間諜,和一樁大膽的偷竊行動,匯流成一個超越所有界限的奇異愛情故事。

在故事中,善與惡、純真與邪惡、歷史與永恆、美麗與獸性的主題相互交織,揭示黑暗永遠無法完全擊敗光明。

《水底情深》混合了許多類型,從華麗音樂劇到懸疑黑色電影,它尤其重現並重振怪物電影的不衰魅力,玩弄我們最原始的恐懼、遺棄和危險,以及好奇、敬畏和渴望的情緒。

像許多人一樣,導演從小在經典環球片廠怪獸的黑暗魅力中成長:對自己意志憤怒的狼人、被憤怒鎮民追逐的天真科學怪人、被邪惡胃口驅動的誘人吸血鬼德古拉,以及來自黑礁湖的兩棲史前的生物,他從海中出現並渴望一個同伴。

這些怪物有股互相牽動的情感、並莫名令人感到深刻連結的特質。他們受到手持乾草叉群眾的迫害,因為他們與眾不同,被迫只能在偏遠的城堡、森林或河流的社會邊緣上獨自躲藏。他們被困在一個過渡狀態──一半人類,一半其他物種──這是任何感到被排斥的人都所能感同身受的認同。

也許最有趣的是,他們是感性的生物,然而他們卻對自己的身體和思想上無止境的渴求而感到無能為力。

更或許在外觀上,他們總是成為一般人厭惡、恐懼、討厭的對象,只因為他們不好看、嚇人,但實際上的內心卻細膩深刻;對比人類,簡直就是批著羊皮的狼,更在那人面獸心的可憎下,映照反思的悲慟。

What has been perhaps the most unpredictable Best Picture race in years has finally come to an end, and Warren Beatty and Faye Dunaway got it right on the first try this time!
What has been perhaps the most unpredictable Best Picture race in years has finally come to an end, and Warren Beatty and Faye Dunaway got it right on the first try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