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歲憶亡父 喜翔嘆無緣金馬

專訪洪秀瑛|中時電子報

中國時報【專訪洪秀瑛】

喜翔(本名金介文)7日61歲生日,他媽媽當年生產時血崩難產,懂事之後他就不愛過這個「母難日」,48歲生日那年,爸爸金超白因胃癌去世,父子同月同日同時辰一個生日、一個忌日,「他可能想既然我不愛過生日,就讓你永遠記得。」13年來,他生日這天一定到靈前陪爸爸說話,但爸爸從沒入夢讓他很惆悵,「做兒子的總是希望看到他過得很好」。

61歲憶亡父 喜翔嘆無緣金馬
喜翔與爸媽感情深厚,踏上演員之路和爸爸有很大關係。

他曾拿2座金鐘獎迷你劇男配角,當時把獎座擺爸爸靈前,對曾是演員的爸爸說「我一步一步往你的夢想走」。他作品無數,可惜一直與金馬獎無緣,今年主演電影《盜命師》戲分重,最後連比賽資格都沒有,大感失落,更為團隊叫屈;他想到當初為拍《盜命師》推掉3部片,也是第一次拍到殺青後仍無法抽離角色,「希望有生之年能幫爸爸拿一座金馬獎」。

看待人生更豁達

他88歲的媽媽和兒子、媳婦都住美國俄亥俄州,他沒給兒子傳宗接代壓力,他自己和小36歲的女友同住,生活彼此照應,昨說女友已不催婚,「勉強沒意義,我年紀大了要替別人設想,不能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痛苦上,將來我走了就走了,她再去找別人。」

他最近送走不少朋友,看待人生更加豁達,已對兒子、女友說哪天他要是快走了絕不急救,將來把他的骨灰撒向大海就好,「以後站在海邊,隨時就能看到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