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總統面前,我格外想起林泰治  

江元慶|政事觀察站

作者:江元慶

歷經40場分組會議的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圖片來源:中央社)

1999年的全國司法改革會議,連續召開三天,當時的我是司法記者,全程參與,親身見聞了一些司法人、司法事。那次的會議,最讓我刻骨銘心的有一個人、一件事。

1999年的那一個人,是當時的司法院秘書長楊仁壽。他在會議召開前,犧牲假日時間,親自給記者「上課」,說明部分司改議題的內容,以及對台灣司法未來的重要性。課堂上,楊秘書長沒有對我們「拉票」──爭取媒體支持司法院的改革版本。他只是一直努力、很努力的解說,好讓我們的報導能夠更全觀、更詳實,讓社會更清楚知道這場司改會議的重要性。

1999年的那一件事,是檢察體系為了捍衛檢察官是「司法官」,而不是「行政官」,檢改會大動作宣布退出全國司改會議。那一刻,我不禁愕然:檢改會的全名是「檢察官改革協會」,既然標榜改革,他們為什麼要抗拒改革?還是,他們不知道要被改革?

18年後召開的司法改革國是會議,我從過去的在場旁觀者,變成親身參與者──2017年司改國是會議委員。

2017年的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吵吵嚷嚷了超過半年,到了昨天在總統府召開的總結會議,還在吵。畢竟是參與者,這次在司改國是會議上見聞的一些司法人、司法事,感觸更是強烈。

2017年的這一件事,仍然是檢察體系極力捍衛檢察官是「司法官」。這回,雖然沒有任何一名檢察官退出會議,但「檢察官是不是司法官」的改革議題,依舊原地踏步在1999年。當我目擊1999年的「檢改大將」,如今搖身一變成為2017年抗拒檢改的前線指揮官,我真不知今夕是何夕?尤其,當平常口口聲聲說勞碌於辦案、是血汗工作的檢察官,竟還能自發性、或是有組織性的遍地投書、大打筆戰的那一刻,我已然知曉:台灣以後還會召開「司法改革巡迴會議」。因為,台灣的司改會議已經掉入一個巡迴──檢察官是不是司法官?

2017年的這一個人,是稱得上屬於半個「司法人」的林泰治。在司法總結會議的這天,我把他的遺像投映在總統府的會場裡,我把他生前告訴我:「司法害死我!」的這句話,當面告訴了蔡總統。我確信蔡總統聽到了,因為,我看到她對我點了頭。

編按:1979年第一銀行發生押匯弊案,時任副理、襄理的張國隆、柯芳澤、林泰治,被控與商人勾結詐取款項被起訴。全案纏訟,刑事部分歷經法院更12審、27個審級、107位法官審理,直到2007年8月最高法院駁回上訴,3人終獲判無罪定讞。

享年76歲的林泰治,不是律師、不是檢察官,更不是法官。他是被告,他半生流浪在法庭裡,從民國68年被羈押、起訴後,他就一直在等待無罪判決,直到民國96年終於無罪定讞,隔年拿到政府的賠償,期間將近30年。他是「第一銀行押匯案」裡三名老人的其中之一。另外兩名老人──張國隆、柯芳澤還健在;兩年前,林泰治走了。

這三名老人的半生光陰被司法消磨殆盡,其中,林泰治的身心更是飽受重創──罹患精神疾病,家人也因此飽受折磨。

參與這場司改國是會議中,從審判系統到檢察體系都在喊工作過勞。昨天的總結會議上,甚至還有法務部官員揭露:已經有兩位檢察官因辦案過勞死亡。在檢察官、法官紛紛大喊「血汗工廠」而大呼受不了之下,讓我不得不感到驚悚:會不會有法官、檢察官為了要在這般血汗環境下活命,以致在辦案過程中「複製」了三名老人的人生?

司法一年新收案件量高達300多萬案件。在「速審法」已經施行下,未來不會再有流浪法庭30年的司法連續劇。但是,會不會有另一個也發出:「司法害死我!」哀鳴的林泰治?

即因如此,在2017年的司改國是總結會議上,在總統府裡,在總統面前,我格外想起林泰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網友觀點》Yahoo奇摩新聞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