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情歌治療自己 徐佳瑩的體悟是...

鏡週刊|鏡週刊

冬日的陽光,飽滿濃郁有如金黃稻浪的色澤,即使冬陽最後閃退,卻一路都看到徐佳瑩湛亮深潭般的眼眸發亮,怎樣都有朗朗的白晝餘光。

學護理7年,25歲以歌手出道,剛發行第5張專輯《心裡學》。聽不得別人說她事事順利,或誇她漂亮,徐佳瑩說,這樣的話語,自己聽了會頭皮發麻。

畢竟她一路以來,都跟著不安全感走鋼索似地搖搖晃晃,所以徐佳瑩唱的情歌,它往往是發過一場疹子後的自我痊癒,深潭晃動,卻依然保持晶亮,總是事過境遷原來如此,才終於普渡了正在聽著情歌的有情眾生。

雖然徐佳瑩的主打新歌叫〈言不由衷〉,把傷痛唱得清清澈澈,彷彿都了悟於心了,但她反而坦言,最怕自己言不由衷,總是要把所有的相逢,都理成自己的感受。這也等於是在診療自己的過程了。

誇不得 徐佳瑩

1984年12月20日生。2008年,徐佳瑩參加《超級星光大道》,奪得總冠軍出道。隔年發行首張個人專輯,並獲得第21屆金曲獎最佳新人獎,之後2度入圍金曲獎最佳女歌手。2016年徐佳瑩參加湖南衛視《我是歌手》第4季,賽後獲邀為多部影視作品獻唱主題曲。2017年12月發行第5張專輯《心裡學》。

 

黑暗面對 就成歌

音樂是徐佳瑩的生命線,她傾聽,並與之連結,唱出自己情緒與被療癒的種種。

徐佳瑩唱的幾乎全是情歌,當它往心裡細部掏得更深,最直接的治癒對象應該就是自己。她卻分析:「通常要過很久一段時間以後,唱的當下都還是偏情緒化,還沒有治療的效果,唱的時候它是武器。是要過了以後,比如我現在聽〈尋人啟事〉〈失落沙洲〉,欸唷,原來我以前也是這樣走過來的嘛,哪有什麼大不了的,還是會對自己很有鼓舞的效果。」

初戀時寫的〈失落沙洲〉有屬於她的口氣與色彩,唱著:「我不是一定要你回來。」傷還活生生存在時,情歌的線條再柔軟光滑,終免不了某個角落依然有稜有角,如同看不見的喧囂暗處咆哮。

徐佳瑩心裡,有種種關於視角的辯證。「我現在會覺得,反而是因為有黑暗面,所以要寫歌。倒不一定是黑暗面,有時候可能是一種矛盾,一種質疑,對生活的質疑,對人生的質疑。它可能是一種不安全感,不自信,反正只要是負面的,它都算是黑暗面,那種東西怎麼可能會沒有,一定有!今天要寫歌的話,就是必須去面對。」

3年沒發片,徐佳瑩內心戲超多。寫歌找歌的過程,釣出好多內心的大白鯊。都快到開案時間了,她卻想要逃避,或是同輩的音樂人出專輯,她反而不敢聽,「萬一他們的東西很棒,我會很沒自信。」最後她接受自己的平凡,知道自己的音樂要傳達的是簡單,這樣,不管釣竿上是魚還是鯊,她才能不膽怯去面對。

音樂是徐佳瑩的生命線,她傾聽,並與之連結,唱出自己情緒與被療癒的種種。

最後她終究笑了,「我還是一個嚮往開心的人,不會故意陷在那種情緒裡面。」她的歌裡會滲入光亮,黑暗之暗終有解套。比如她寫〈灰色〉,解釋時還不忘頑皮射自己一槍。「它有一點是比較入世的歌,如果一直強調純白好像太脫俗了,我個人不是那麼脫俗的一個人。」欸,到底是誰制約了歌手路數得要空靈,而且還是有仙則靈的那一種?

所以同時間,有另外一種實實在在的角度正存在著。訪問時,經紀人光是拍攝影音的角度就調整了好幾回。要巧妙的閃掉某些角度,為徐佳瑩創造如同網紅式的藏拙角度。


更多鏡週刊報導
被嫌矮胖與臉大 徐佳瑩靠這樣變漂亮

壓力大到發不出聲音 她為情傷低潮2年復出
男友面前曬恩愛 徐佳瑩從背後環抱小鮮肉